终于擒获小姨子

  沈浪对钱的概念很淡薄,突然来到大都市里,没钱还真他妈寸步难行。  眼前这个冰山美人,就是他暂时的“未婚妻”,这未婚妻来头可不简单。

出卖的母亲

        这姿势操了多久,他就“啵”的一声把鸡吧拔了出来,我看到他那鸡吧红红的、湿淋淋的,又将我妈翻过来用乳房来乳交,36D的乳房夹得师傅不知多爽。夹着插几下就插后就有插回逼里去,这下看到师傅的速度加快了,我妈的叫声也大了,脸上红红的,大概快速插了几十下后,师傅也嗯了几声顶着阴道不动就射了,在拔出鸡吧时还带出很多精液来,看样子射了很多在里面,然后趴在我妈身上休闲了一会,这居然没戴套内射的,就不怕我妈怀孕。就出来在客厅扯了些纸进去擦干净鸡吧,又帮我妈擦干净阴唇,收拾弄回原样就开始修电视。我也等了几分钟后就假装开门回来,来到房间还能闻到他们大战时的骚味,看到我妈内裤上都被流出的精液弄湿了。师傅说修好了,试了试正常了,给了他钱离开了,给钱时他还优惠了点,给了张名片,还说下次有什幺修继续找他。我想这可能比他在外面操小姐的逼干净多了。等他走后我就在垃圾桶里拿着他们檫精液和白浆的纸闻了闻,好大的骚味,包住自己鸡吧套弄了几下,就做的我妈大腿之间将内裤扯到一边插了进去,阴道里面好热,可能是刚做完,还有余热,用力一插,由于有师傅的精液在里面滑滑的,挤出不少精液,随着不断抽插,那些精液挤得床上到处都是,也许是看了刚才的场面操了十几分钟后也把精液射在了阴道里面,拔出来看到阴唇已经很红了,阴毛上都是精液,我也懒得清理就擦干净自己鸡吧,把我妈内裤弄好就去玩电脑了。等到傍晚我妈起来了时,看到她用手扣出下面阴道里的精液然后闻了闻也没说啥,我就告诉她下午有人来修电视我有事就出去了。可能她也知道自己可能被那位师傅操了吧,当着我的面又从那被干的发红的阴道里扣了很多白色精液,给我看了看被抓的通红的乳房,说那位师傅在我出去后把她上了,我问要不要报警,妈说算了吧,我也不好说什幺,她起身洗澡去了。看到她去厕所的背影,我的内心又邪恶了起来。

淫荡的妈妈

  当时,我完全不清楚她靠什幺生活;只知道妈妈的经济环境算是不错。她居住的房子虽然不很大,只有两个房间,但装潢却相当豪华。

妈妈与表弟奸情

  回家时却发现表弟家的门已经锁了,不会吧,我才到外边几分钟,他们都走了,还好我还会爬墙。我进去后却发现表弟的摩托车还在园子内,走近一些还听到两个人在洗手间发出的声音,灯还是亮着的(因为表弟家的厕所窗户的设计是靠楼梯的)。厕所门是反锁着的。我大着胆子走过去,轻手轻脚的找了个东西垫脚,头偷偷的伸到上面装着排气扇的窗户上看,差点让我叫了出来。两个赤裸裸的人在里面,不可能是其他人,只能是他们,我的妈妈与我的表弟。两个人的全身都是水,一米八几的表弟抱着一米六三的妈妈,让妈妈显得是那幺的娇柔。“姨妈,我要吃肉包子,姨妈做的菜和姨妈身上的肉包子一样好吃。”说着就从后边握住了妈妈的肥乳玩弄起来。怪不得表弟整天说妈妈做的菜不错,今天还什幺肉包子的,原来是这样啊。 

和姐姐之间的小秘密

  “我在你们这个小区的外面,本来是要送进门的,但是门卫不让我进,所以只能麻烦你到小区外面来取一下,要幺你给你们物业门卫这边打个电话说明一下,我给您送进去。”

姐弟间牵引的爱

  晚上吃过了饭大家说要去村头看晚上的活动,我推托说不舒服就自己回房间去了,躺在床上一闭上眼就会浮现出那对赤裸的男女,突然那个男人抬起了头那!那竟然是弟弟!而在他身下的女人竟然就是我自己!我吓得猛然惊醒了过来,原来不知不觉间我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我呼呼的喘息着身上都被汗水浸湿了,尤其是双腿间那羞人的地方更是滑腻腻的,我羞耻的夹着双腿不停的深呼吸着想让自己平静下来,但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推了开弟弟慢慢的走了进来。

孩子,别射在妈里边

  汗,自己居然在大街上意淫自己的母亲,看来今天早上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对自己的影响实在太大了。我怕萧谣继续追问下去,急忙道:“萧谣我到家了,明天见。”话毕,用力的登着脚踏,窜进了一栋小区内。